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? 資訊 ? 館內新聞
《2021陜博日歷·花舞大唐》正式發行
2020-10-09 09:39:15 點擊數:

2020.10.9

    930日,伴隨著《麗人行》的唐風舞蹈,在嘉賓、觀眾與媒體記者的共同見證下,由我館和陜西華夏文化創意有限責任公司聯合推出的《2021陜博日歷•花舞大唐》正式發行。陜西省文物局副局長錢繼奎我館黨委書記、館長侯寧彬,陜西文化投資(控股)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徐晉,陜西省文物局博物館與社會文物處處長王金青我館副館長龐雅妮,陜西華夏文化創意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、總經理朱先慧,日歷主創人員以及我館干部職工參加了本次發行儀式。儀式由我館紀委書記朱銘主持。

    《2021陜博日歷•花舞大唐》項目總負責、我館副館長龐雅妮在致辭中,闡述了日歷所依托的何家村窖藏遺寶的珍貴價值,解讀了日歷內容的特色與亮點,介紹了《陜博日歷》和“花舞大唐”IP這兩大文創品牌的成長之路。陜西華夏文化創意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、總經理朱先慧分享了《2021陜博日歷•花舞大唐》設計中的匠心與巧思,介紹了為日歷量身定做的系列創意衍生品和音頻節目,表達了對華夏文創和我館在文化項目方面深化合作方面的期許。

    1970105日,西安南郊何家村的一處文物窖藏因為建筑施工而重見天日,并驚呆了現場所有人;50年后的今天,何家村窖藏文物的價值,并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淡忘,反而以其獨有的魅力,成為百年來唐代最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,一直吸引著學界的不斷探索和越來越多公眾的關注。以這批唐代最著名、最精美的文物所舉辦的展覽“大唐遺寶一何家村窖藏文物展”,也成為了我館最受觀眾喜愛的展覽。 

    近年來,我館著力加強對于館藏文物的“活化”工作,將珍貴的文物、豐富的研究成果與博物館文創產業相結合。2017年以來,我館分別以 “大唐長安” “絲綢之路”和“彩陶”為主題,編輯出版了《陜博日歷•大唐長安》、《陜博日歷•絲路輝煌》和《陜博日歷•彩陶中華》,一年一個腳印,逐漸實現了《陜博日歷》的品牌化發展。今年發行的《陜博日歷•花舞大唐》,從何家村出土的上千件窖藏文物中,挑選了最具代表性300余件精品,并將三件“移居”國家博物館的文物也 “請”了回來,實現了何家村窖藏精品文物難得的一次“團圓”。

    日歷編撰團隊重視對何家村最新研究成果的引用,修正了許多固有認知,也闡述了很多全新的觀點。比如經過科學檢測,確認了何家村窖藏寶石的成分;凸紋玻璃碗可能是源自唐代罽賓國(今克什米爾一帶)而非波斯;鎏金銀羽觴、鎏金銀匜、銀盤的性質可能是禮器而非實用用器,等等。項目團隊將專業、權威的研究成果轉化為生動、曉暢的語言,并通過西風東來、禮儀習俗、金銀滿筵、杯盤交錯、服食求仙、金石永固、玉帶環腰、金篦花鈿、國庫遺珍、錢幣薈萃、煥然成章和鈿鏤之工十二個富有邏輯的篇章,對文物進行了多角度的解讀,勾勒出唐代社會東西文化的交融、環帶珠釧的華美、仙經道術的虛誕、章紋鏤刻的巧致,寶貨珍泉的沿革,等等,最終勾勒出一幅反映盛世大唐社會生活的精美畫卷。

    何家村窖藏不僅孕育了大批的博物館文創產品,還孕育了我館文創的一個“大IP”——“花舞大唐”。“花舞大唐”出自于初唐詩人盧照鄰《元日述懷》中“人歌小歲酒,花舞大唐春”一句,詩中呈現的欣欣向榮、生機盎然的爛漫春色,與何家村窖藏器物所反映出的生機勃勃、異彩紛呈的盛唐風貌極其契合。換言之,“花舞大唐”是對何家村窖藏遺寶的生動詮釋,也是對盛唐社會風貌的藝術解讀。經過多年的發展,“花舞大唐”IP所承載的文化內涵持續深化,“花舞大唐”產品矩陣逐漸豐富,越來越被熱愛文化、向往大唐的人們所熟知。

    在何家村窖藏發現50周年這一重要節點誕生的2021《陜博日歷·花舞大唐》,是我館兩大文創IP——《陜博日歷》、“花舞大唐” 的首度合體,是《陜博日歷》品牌化進程中的新拓展,也是對 “花舞大唐”IP的又一次落地實踐。收藏在博物館里的盛世珍寶雖然無法帶走,但承載其精華的《2021陜博日歷·花舞大唐》卻可以帶走,小巧便攜、久久相伴,讀者們在細碎時光中可以細細品讀,靜心感受……

 

統計時間從2020年1月1日起

今日瀏覽

瀏覽總量

到館統計   

   029-85253806

   sxhm1991@sxhm.com

   中國 · 陜西 · 西安市小寨東路91號

版權所有:陜西歷史博物館 (陜西省文物交流中心)CopyRights 2016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 陜ICP備05005777號-2 網站建設 西安信創
热博rb88